当前栏目:公司简介

古人重“天人合一”之说,认为一个人将有灾祸之前,必会出现一些奇异现象,意在向人们示警。然而,多数人不具慧眼,根本不理会天公给予的警告,最终不可避免地与灾祸相遇,是生是死,全凭造化。

话说唐朝元和年间,内侍刘希昂深得皇帝宠信,以至朝中文武,无人敢对其不敬。

照理说,一个被真龙天子罩着的人,“灾星”不敢近其身。却不想,“灾星”不惧龙威,偏偏要找这个刘希昂的麻烦。说起此事,好有意思,若有兴趣,且往下看。

相传,在刘希昂遭逢灾祸之前的一段时间里,有个老家奴蹲茅坑的时候,忽听茅房外有人说话:“该来的总是要来的,你且耐心等一等。”

老家奴听不明白这番话的意思,却又在冥冥中预感到这番话将对主人不利。于是乎,赶紧提裤子冲出茅房,意在抓住说话之人,再逼他把话说清楚。怎料,眼光所及之处,压根就什么人。

这事儿可真怪了,明明声音听得真切,却为何不见人影?难道真是自己上了年纪,耳朵不好使了么?老家奴本想将这件怪事告诉主人,但转念一想,子不语怪、力、乱、神,就这样没凭没据地把话讲给主人听,主人不叱责才怪。算了吧,就当自己什么也听见,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。

怎料,转天这个老家奴又在上茅房的时候听到了莫名其妙的说话声:“快了快了,就要来了。”

老家奴赶紧冲出茅房,结果跟上回一样,仍是不见人影。

老家奴认为事有古怪,不能再隐瞒下去,于是硬着头皮去见主人,将听到的怪话如实告知。

刘希昂压根就不信这种邪异之言,将老家奴狠狠地训斥了一顿。扬言,再敢胡说,立即赶走。

老家奴有心护主,主人却认为他无事生非。没办法,只能听之任之,不敢再掺和主人的事。

且说刘希昂,在怒气平息之后,仔细咂摸了一下滋味,觉着老家奴所说也许并非虚言。这老家奴为人忠厚老实,平日里说话办事有规有矩,从来不会添油加醋乱说话,难道是自己错怪了他?

是与不是,不妨亲自查一查。于是乎,刘希昂放下身价,只带一个小书僮,来到下人们使用的茅房外,朝前后左右看了又看,并无什么异样。

既来之,则“蹲”之。刘希昂索性与小书僮进入这“五谷杂粮轮回之所”,并排着蹲下来方便一下。正待丢掉草纸,准备起身之时,忽听外面有人说:“来了来了,已经来了。”

刘希昂随口问了一句:“谁来了啊?”

此言一出,外面的说话声戛然而止。刘希昂马上意识到,这个声音就是老家奴听到的声音。赶紧与小书僮追了出去,只见在茅房旁边的树荫下,站着一个小矮人,仅有一尺多高,黑头黑脸,四肢短小,古古怪怪,鬼鬼祟祟。

“快抓住他!”刘希昂大喝一声。小书僮好似一只狸猫,朝着小矮人扑了过去。那小矮人不等小书僮扑到自己,快速闪身退步,呲着一口齐整的小白牙,阴恻恻地一笑,转身就跑。

刘希昂跺脚大叫:“不能让他跑了,要抓活的!”小书僮从地上爬起来,撒腿急追。

这时候,家丁、护院闻声赶了过来,随着主人的吩咐,拿刀的拿刀,拿弓的拿弓,骑马的骑马,带上绳子、钩子、长杆子,疯魔了一般,狂追那个古怪的小矮人。休看小矮人是个五短之身,脚程却利落得很,骏马疾如飞龙,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。

傍晚时分,回到府上的人们向主人禀报:将那小矮人追到湖边时,他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,众人纷纷下水,搜索了半天,也没能找找到他,要么是借水遁走了,要么是葬身在鱼腹,总之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刘希昂叹了口气:“既然他已经走了,想是不会再来作祟了。”

不料,话音刚落,就听门外有人高喊:“他又回来了,又回来了,抓住他,抓住他……”折腾了大半天,结果仍是一无所获,又让他给跑了。

刘希昂心里面不由得泛起了嘀咕,赶紧派人去请高人坐镇。此后数日,果然太平无事,那个古怪小矮人再也没有出现过。既然没事了,也就放心了,刘希昂给了几位高人不少的赏金,请他们先行回去。若有事,再去请。

说话间,到了七月十三日。这天中午,刘希昂躺在绿荫下摇扇乘凉。朦胧之中,忽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翩翩走来。离着近了,刘希昂看清她的容貌,竟如天仙下凡一般,是如此的端庄秀丽,怎不叫人陡生爱怜。

刘希昂以为她是府上新来的女仆,便问她是什么时候入府的,又是谁引荐来的?

她却楚楚可怜地说:“我并非贵府之人,我随几个姐妹出游,不期走散了,只剩下我一个,孤孤单单,没有去处。我听说刘大人是个好人,便来到贵府,想在此借宿几天,不知可不可以?”

“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刘希昂喜不胜收,当即叫人去打扫一间房子,让她住下。有此佳人在府上,自己岂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么?他可忘了,一个陌生女子突然出现,又岂能没有古怪?可惜,他已被美色迷惑,才不管古怪不古怪。

入夜,刘希昂让人准备了一桌好菜,吩咐小书僮去将那白衣丽人请来对饮。等了半晌,快要不耐烦的时候,小书僮慌慌张张地来禀报:“那女子不见了!”还说,找遍了府上所有的地方,也不见其踪影。

刘希昂气急败坏,猛将桌子掀翻,吩咐下去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掘地三尺,也要把人找出来!

小书僮怯生生地说:“这个女子来得突然,行为古怪,别是跟前些日子那个小矮人有关吧?”此言一出,刘希昂立时呆住。好半天,才醒过闷儿来。他吩咐小书僮,不要让人找了,这件事情实在古怪,不要声张为妙。

这时候,那个先前遭主人责骂的老家奴匆匆进屋,将半截烧焦的木棍呈给主人看。

刘希昂问他,这半截木棍是哪里来的?老家奴说,是在茅房外捡到的,问遍了府上所有的人,全都说没有点过火把。真是这样的话,这半截木棍就有古怪了。

刘希昂不敢大意,立即吩咐老家奴再将那几位高人请来。有高人在此,看谁敢造次。

万万没想到,高人全是废物点心,什么用也没有。转天中午,厨房做饭款待这几位高人时,不慎走了水,火龙冲天而起,乱飞乱窜,霎那之间,整个府邸陷入火海当中。

刘希昂被人救了出来,好在只是烧焦了头发眉毛,并未伤及皮肉。惊魂未定中,他想起那个小矮人与那个白衣丽人,又想起那半截烧焦的木棍,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冥冥中早有警示。嗐!怪自己糊涂,没当回事。这下可好,偌大个宅院付之一炬,怎一个惨字了得。唉——又得想法弄钱才行呀。

照理说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才是。怎料,刘希昂为了重建府邸,不惜下狠手敲诈同僚、盘剥商贾,与他素有不睦的大臣纷纷上表弹劾,宪宗皇帝龙颜大怒,下旨将刘希昂绞死,灭其三族,方才解气。只因一场火,而连累三族,或许这是天注定的吧,能否躲得过,就要看造化了。

拙文一篇,就此打住。此文借用一篇文言古籍写成,孰真孰假,无从稽考。古人写文,多有教化意义,信与不信,全在个人,不必强求。

浏览:
国丰彩票平台,国丰彩票官网,国丰彩票网址,国丰彩票下载,国丰彩票app,国丰彩票开户,国丰彩票投注,国丰彩票购彩,国丰彩票注册,国丰彩票登录,国丰彩票邀请码,国丰彩票技巧,国丰彩票手机版,国丰彩票靠谱吗,国丰彩票走势图,国丰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国丰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