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栏目:产品中心

上海一家医院的病房里,没人能把眼前这个衣着素衣,骨瘦如柴的女人和那个才华横溢,容貌艳丽的陆小曼联系到一起。

说起陆小曼,世人都觉得她是间接害死徐志摩的“凶手”,她也因此背负了众多骂名。但事实真的如此吗?

出身名门,才貌双全

其实,陆小曼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不堪。她出生在一个富足而又具有文化底蕴的家庭,父亲是中华储蓄银行的主要创办人,曾留学于日本早稻田大学,是民国名流。母亲也出生于名门,有着深厚的古文基础与画工。

而陆小曼也曾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“天才少女”,可谓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但就是这样一位如夏花般绚烂的女子,却落得晚景凄凉。

1922年,19岁的陆小曼,奉父母之命与王赓结婚。在外人眼里,他们郎才女貌,珠联璧合,很是登对。但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。王赓的确给了她名媛的生活和很高的关注度,但却没有真正了解她的内心。因此,陆小曼也只能在日记中记录自己百无聊赖的苦楚。

婚后第三年,陆小曼随王赓一同前往哈尔滨。在此之后,王赓一心扑在工作和前途上,于是就委托徐志摩多陪陪自己的妻子。

风度翩翩、浪漫温柔的徐志摩与事业心极强的王赓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因此,没过多久徐志摩就俘获了陆小曼的芳心。

此时的陆小曼,是一个有夫之妇,徐志摩也有自己的家室,但两人并没有因为世俗的眼光而放弃这段感情。

陆小曼很快就和王赓提出了离婚,徐志摩更是为了陆小曼和父母断绝了来往。

不畏流言,嫁给爱情

1926年,陆小曼与徐志摩结婚,这次她嫁给了爱情,所以即使没有受到外界的祝福,他们也依旧开心。殊不知,这场婚姻就是两人不幸的开始。

婚礼上,梁启超对陆小曼说:“你要勤俭持家,认真做人,免得累死徐志摩。”事实证明,梁启超说的没错。

婚后,徐志摩失去了父亲的帮助,生活开始变得拮据不堪。而陆小曼却毫不在意,仍然无节制的花钱,频繁出入各种高等场所。为了治病,她还听从别人的建议,开始吸食大烟。

浪漫的爱情终究还是输给了现实,曾经陆小曼身上一切吸引徐志摩的地方,如今都成为了他生活中的负累。

为了尽可能满足陆小曼,徐志摩每天身兼数职,不辞辛劳地奔波于各地任教,就连休息的时间都用来撰写诗文,换取稿费,但这也只是勉强维持生活。

1931年11月18号,也就是徐志摩出事的前一天,两人大吵了一架。陆小曼带给徐志摩的压力实在太大了,他每次看到陆小曼在信中提到钱,就头痛。

他从一开始就不同意陆小曼吸食大烟,只要看到陆小曼手里拿着烟杆,就忍不住数落两句。怒气上头的陆小曼拿起烟枪丢了过去,砸碎了徐志摩的金丝眼镜,二人不欢而散。

但那时的两人都没有想到,这一别竟是永远。

爱人遇难,孤苦无依

第二天,徐志摩要从南京北上赶去参加林徽因的演讲。为了节省开支,他选择搭乘免费的邮政飞机。途中,他回忆起昨天的争吵,便想给陆小曼写封信。但飞机失事的噩耗,却比信来的更早。哭到快要昏厥的陆小曼,一边恨徐志摩为什么要去看林徽因,一边气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吵架。

世人的指责和谩骂接踵而来,每个人都认为陆小曼和徐志摩的死脱不开关系。

1932年,徐志摩的追悼会在徐家举行。陆小曼想要以徐志摩妻子的身份出席葬礼,但对陆小曼积怨已久的徐家,根本不承认陆小曼这个媳妇的存在。他们恨这个女人毁掉了徐志摩的一生,甚至赔上了生命。

徐志摩死后,陆小曼像变了一个人,生活变得简单又朴素,远离了曾经让她沉迷的一切,再也没去过任何的高等场所和舞会,只是终日素衣布鞋,怀念爱人。

为了生活,陆小曼不得不低头求助徐志摩的父亲,徐父遵从了徐志摩的遗愿,每月寄钱给陆小曼。但会从中找各种各样的借口,来克扣生活费。其中,最大的借口就是翁瑞午。

翁瑞午是陆小曼的医生,吸食大烟缓解疼痛也是他给出的建议。其实,在徐志摩死前,陆小曼和翁瑞午的流言就已经被传的不堪入耳了。翁瑞午或许会有不同的心思,但陆小曼从始至终都只爱徐志摩一人,所以两人也一直都是医生与患者的关系。

徐志摩离世后,翁瑞午登门拜访的次数越发频繁。有时,甚至还会留宿在陆小曼家中。但这也只是因为陆小曼腰疼的厉害,必须依靠翁瑞午的推拿按摩才能勉强行动。但是徐家执意认为,这就是陆小曼对徐志摩的背叛。面对徐家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,陆小曼没有妥协。

后来,陆小曼发现了徐父在周围安插的眼线,一气之下,直接把翁瑞午的床放到了自己的屋子里。也是从这时起,他们开始了近30年的同居生活。

而这一举动将徐家彻底激怒,徐志摩尸骨未寒,陆小曼就开始和其他男人不清不楚。自此之后,徐父停掉了陆小曼的生活费,划清了他们之间的界限。这让她原本就不富裕的生活,变得更加艰难。

但值得庆幸的是,翁瑞午没有离开她,他对陆小曼关怀备至,极度宠爱不求任何回报,即使变卖家产也要让陆小曼过上好生活。

不过,陆小曼心里清楚,自己的心已经随着徐志摩一起死了,没办法再爱上任何人。她依赖翁瑞午,但不爱翁瑞午。

病痛缠身,晚景凄凉

1933年清明,陆小曼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,病痛缠身的她,经常彻夜难眠。而支撑她活下去的,是徐志摩生前对她提出的每一个要求。

之前,她因为这些要求与徐志摩争吵,而现在的她只想努力完成,变成徐志摩心中那个完美的陆小曼。

她记得徐志摩最喜欢她绘画,便专门去拜贺天健为师,磨练画技。1941年,陆小曼在上海举办了自己的画展,共展出了一百多幅画作,每一幅都是精品。

她一点一点的努力着,离徐志摩心中最爱的陆小曼越来越近。

“现在只差最后一件事了”陆小曼看着烟枪,心里这样想着。

她知道,徐志摩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她戒掉大烟。这虽然很难,但陆小曼决定试试。

1947年,陆小曼带着自己的决心住进了医院,开始了长达半年的戒毒之旅。戒掉大烟没有任何的捷径,更何况她抽了20年,大烟早就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从春天到秋天,半年的日子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病床上,陆小曼被绳子捆住,嘴里紧紧咬着一块布。激烈之时,甚至有血从口中流出。这样的日子,让陆小曼无数次的想一死了之,但想着能够让徐志摩见到没有拿烟枪的陆小曼,她又坚持了下来。经过半年生不如死的生活,陆小曼终于戒掉了烟瘾。

走出医院的陆小曼,仿佛重获新生一般,她剪掉头发,换上素衣,彻底和过去的生活告别。陆小曼眼睛亮亮的,看着镜中的自己,虽然没有了之前光鲜亮丽的样子,但内心很是满足。

她想起了徐志摩说的 “她的眼睛会说话,眼睛里漾着心的秘密。”虽然,现在已是时过境迁,但那双眼睛里的光芒仍未改变。

回来后的陆小曼还是没有答应翁瑞午的求娶,但两人共同收养了一个名为关小宝的女孩。女孩18岁的年纪,正值妙龄。

翁瑞午看着她不自觉地想到了二十年前的陆小曼,那时的她和关小宝一样漂亮、聪慧,不过那时的她还是徐志摩的妻子,还是自己的患者。

后来,在关小宝的半推半就下,翁瑞午和她的关系开始失控。但陆小曼并不在意,因为她本就不爱翁瑞午。

1961年,翁瑞午去世。从那以后,陆小曼一直一个人,过着孤苦无依,贫病交加的日子,身体也是每况愈下。

1964年,陆小曼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她行动,只能偶尔下地走动,但她还是坚持给成都的杜甫草堂绘制了四幅画。她对这四幅画很是满意,好友赵清阁还夸她是“杜甫的知音”。谈笑之间,仿佛又让人看到了年轻时那个自信大方的陆小曼。

这几幅图画完成以后,陆小曼因为严重的哮喘和肺气肿,只能在医院里生活,无法进行其他的工作了。临死前,她抓着赵清阁的手说:“我想和志摩合葬。”

或许是真的太想念徐志摩了,在说完这句话后,她留下了一行泪,想要伸手拔掉氧气管。但赵清阁赶紧摁住她的手,哭着安慰她。陪陆小曼又多聊了一会儿徐志摩,想让陆小曼能够撑下去。

1965年4月3日,陆小曼终究是撑不住了,临死前仿佛看见了徐志摩在微笑着对自己招手。就这样,陆小曼面带微笑,缓缓闭上眼睛,去见自己的爱人了。

陆小曼死后,赵清阁找不出来一件体面的衣服为她入殓。为了完成陆小曼唯一的遗愿,赵清阁向徐家提出请求,让陆小曼与徐志摩合葬,但不出意外的被徐志摩和张幼仪的儿子拒绝了。

徐家始终认为,徐志摩的妻子只有张幼仪一人,陆小曼没有合葬的资格。他们对陆小曼的怨恨,并没有因为陆小曼的死而减少半分,更别说完成她的遗愿了。

陆小曼的葬礼上,只有好友王亦令送来一副挽联。火化之后,连骨灰都无人认领。直到23年以后,陆小曼的堂侄为她在苏州立了座衣冠冢,一代才女才有了安身之处。

或许是陆小曼前半生用尽了全部的幸运,后半生才会过的如此悲凉。即便如此,陆小曼也是真的爱过、活过,虽然残酷,却也美丽、真实。

浏览:
国丰彩票平台,国丰彩票官网,国丰彩票网址,国丰彩票下载,国丰彩票app,国丰彩票开户,国丰彩票投注,国丰彩票购彩,国丰彩票注册,国丰彩票登录,国丰彩票邀请码,国丰彩票技巧,国丰彩票手机版,国丰彩票靠谱吗,国丰彩票走势图,国丰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国丰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